面具之下的真相

u=3992771351,241311538&fm=26&gp=0.jpg

我的社交关系呢,比较杂,因为分享比较多呢,所以认识的人就多,除了业内的,创业领域的,投资领域的之外呢,也有一些教育界的朋友,比如NTU(南洋理工大学)创新中心的傅晓芳老师,就一直都经常沟通,再比如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崔勇老师,前段时间和北邮的几个老师来新加坡参与交流会议,我就请他们吃了一顿本地特色的海鲜大餐。此外还有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的石老师,也经常跟我沟通关于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话题。

那么这些教育界的老师,其实也是非常关心产业界的话题,他们也经常参与一些行业会议,会听很多创业领袖的报告,并且也会跟我交流有关的心得。但,说实话呢,从业内角度看,这些教育界的老师们都比较单纯,所以我经常分享一些他们看不到的东西,让他们觉得很新奇,这也是我常说的个人技能点,给精英讲草根,给草根讲精英。

我这个人呢,嘴比较毒,也没什么情商,有时候我说的就很直接,我前几天跟NTU的傅老师说,其实很多时候,那些创业家们台上讲的跟底下做的,可能不是一回事。而这个情况,其实不仅是教育界的人,很容易看不透;就算我自己,在现在很多时候,也需要有人指点,有人爆料,才能看穿真相。

如果不是因为我朋友多,底下给我的爆料多,其实我现在被随便一个年轻创业者忽悠住,也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比如说,做广告营销的,台上说他们大数据优化做的好,机器学习的算法带来转化价值的提升。但实际呢?可能其转化率来自于流量劫持。

比如说,做教育平台的,台上讲情怀,讲理想,如何有效提升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和自学能力,获得了广泛好评。但实际呢?可能其用户及流量基础来自于抄作业这个刚需。

比如说,做电商平台的,台上讲业绩,讲流水,讲数据各种向好,指标各种激增。但实际呢?可能其数据增长来自于羊毛党,来自于补贴下的信用卡套利。

比如说,做金融服务的,台上讲核心竞争力是大数据征信,各种数据策略如何扎实。但实际呢?可能其稳定坏账率的核心竞争力是具有黑社会背景的催收团队。

比如说,做投资的,台上讲他们最近几年投出了多少几十倍几百倍回报的好项目,各种慧眼识才。听完了你觉得佩服的不要不要的。但实际呢?可能他们就那几个拿得出手的好项目已经吹了好几年,其他项目惨不忍睹,整体回报率根本不敢公开说。 而那些所谓好项目,有些可能也只是很幸运的找到了接盘侠而已,多出来鼓吹几句,希望再找一个接盘侠。

比如说,做游戏的,台上讲他们产品如何打磨,团队如何拼搏,整个策划如何先进。但实际呢?可能刷榜,自充,只为抬高估值卖个好价钱,这还是相对好的,还有可能地下钱商回购筹码,直接涉赌。哦,说的有点过了,这种基本不会上台讲。

所以,以上种种,很多表面光鲜的生意,很多表面光鲜的精英领袖,实际上可能不是那么光鲜。但这世道成王败寇,只要没出事,各种宣传上还都是逼格满满,情怀满满。

更不用说我们凡人呢,总是有一种心态,就是不自禁给自己低俗的欲望贴上一个高尚的标签。所以很多创业者真的会以为自己很有情怀,说个不恰当的例子,为什么善心汇可以搞这么大,那些参与者一边贪婪所谓巨额回报,一边真的会以为自己的行为是善举呢。

所以明明是疯狂的想薅钱,却非要觉得自己是在如何更好的改变世界。然后做的都是脏的不要不要的事情,在心理麻痹自己说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

这种公关与真相并不一致的情况,其实并不仅仅是中国公司,也并不仅仅是国内创业者的原罪。我旧文举过一个案例,我重温一下,当年谷歌中国的热榜,有段时间,英语培训,在非常前列,现在用谷歌趋势拉长时间线,应该还能看到当时的热度。当时谷歌中国的公关团队解读说,这是因为中国的谷歌用户比较高端,热爱学习。但实际上呢?有兴趣的翻我旧文找找,我都不知道哪篇提过了,或者当个思考题想想吧。

所以,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力,有自己去挖掘真相,去做信息核实,做多方位信息整理,去伪存真的能力,这不容易,但要先有这方面的意识。

全面否定,全面怀疑并不可取,这是另一个极端,凡是自己不理解的,没概念的都拒绝承认,这是很坏的思维模式,也是很多键盘党的特点。但从不怀疑,不加质疑也很要命,因为台上讲的,媒体包装的,基本上都是美化过的,粉饰过的。 

学生求职也是如此,你去开宣讲会,每个公司都把自己说的特别好,特别有前途,环境氛围特别棒。那么你都信么?但回过头来,知乎或哪里一看,啊呀,各种负面,各种吐槽。你也都信么?还是要自己有求证能力。

求证一是要掌握更多信息,善于搜索,整理和归纳不同信息;二是要有基本的行业知识,能知道什么东西是合理的,什么是不合理的。什么是正常的,什么是存疑的,能找到问题点。三是要有逻辑,基于信息的关系,能找到合理的因果和关联。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,人们愿意相信自己期望相信的东西,而失去判断力和基本逻辑,是很多骗局之所以成立的原因。

其实我说这么多自己都觉得自己挺累的,有什么用?绝大部分人根本不会来看这样的枯燥文字,没有故事,没有八卦,没有爆料,也没有什么情感宣泄。

我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所谓聪明人有两种

一种是,觉得世上有如此多的傻逼,心中充满绝望。

你想愤而疾呼,却终究唤醒不了几人。

一种是,觉得世上有如此多的傻逼,心中充满激动。

稍微套路一下,即可为我所用,任我驱使,供我宰割。

很多所谓成功人士都是第二种,当然我不能说是全部,但确实很多都是。

而这社会上又广泛存在这样一种认知,如果你没去赚某个钱,一定是你没这个本事,他们的词典里,没有“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 这句话。

所以,在这些人眼里,如果我这里没有放广告,一定是没有广告主愿意来这里放。如果一个安全高手不去搞黑产,一定是水平不够去搞黑产。如果我没有去融资,一定是没有人愿意给我投资。能赚的钱不赚,能拿的钱不拿,谁信呢?

所以,当我去抨击某些成功人士的时候,一定是因为,我吃不到葡萄,嫌葡萄酸。

前几天,谈谈比特币分叉,真的,这篇文章真的值10万+的,但我这样写法,就不行,还是有读者说,你不懂,李笑来是为了保护比特币。

我,我一般情况下真的不太会给读者爆粗口,但真的我忍不住在我的知识星球里说了,这是有多脑残,才会认为李笑来是为了保护比特币!

我对世上的傻逼们很绝望,但在另一种聪明人眼里,我又何尝不是傻逼。容易赚的钱不赚,写特么的那么多,就为薅点赞赏钱,真是蠢透了。


最后,因为总有误解,还是要重申一下,我从没有否认过比特币的价值,比特币的价值来自于共识,从政府权威共识,到算法共识,可以认为是比特币给这个世界进入数字化,带来的一个转折点。但比特币的风险来自于共识崩溃,从信息安全角度,到目前出现的共识分裂,都可能带来共识崩溃。

我也没否定过ICO,我只是反对以ICO为名,拿垃圾项目去薅无知用户的行为;我也没否定过分叉,我能理解分叉背后的诉求和不同理念的争议。但我要强调的是,从第二个分叉开始,利益诉求为真,理念争议,幌子,至于所谓保护比特币,婊子。

标签:
作者:陌非
借渡汇-专注于互联网金融、自媒体、文案,我是陌非,一位互联网创业自媒体人。
版权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ieduhui.com/post/462.html

已有 0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

验证码